简介

谁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

中国的企业家,中国优秀的企业。

在一个思想市场封闭、单一的时代,是我们的企业家点亮了思想。

 

他们带给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价值观的冲击,他们以他们的企业行为传播出我们中国社会今天所缺失的、与市场经济相关的普世价值。

他们对企业和企业家本身的思考,他们的内在精神,构建了当代中国的思想世界。

 

这是一个被历史淹没太久的群体。几千年的遗忘,直到20世纪改革开放,中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这个群体才慢慢崛起,隐忍、顽强地走到今天,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

 

我们仔细审视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柳传志,中国1820年以来第一个真正称得上具有完全竞争意义的职业企业家。他起步于国有体制,在极其有限的活动空间,凭借个人智慧将自己管理的企业打造成自由竞争性质的现代企业。他奉行“在商言商”的行为准则,实为坚守企业家的专业精神。妥协是他维护企业生存的智慧,以守护经营数十年的成果。

 

刘晓光的视野非常开阔,他对历史的进程和当下的幽暗了解极为深透。但是他骨子里流动的都是传统的血液,他的思想上,深深打上了封建时代士大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的烙印,这使得他在企业制度的设计中显得不够自信。

 

孙大午是农民企业家,他做的是社区的实业,在他的家乡——河北乡村一隅。他阐述了治理的概念,这在经济学文献的维度上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表述。从某种意义上意味着社会管理的主体开始出现改变。

 

陈峰从宗教、文化的层面介入企业建设,形成近现代中国企业家的一种伦理传统。在他的身上,中国传统文化及儒家伦理中的崇德重义、修身自律、宽恕谦敬、勇于奉献、勤俭节制等精神品格是孕育以苦为乐、甘冒风险、积极进取、勇于开拓、追求成就的企业家精神取之不尽的宝藏,它与市场经济伦理相融合。

 

任志强在当今中国传媒界,甚至在公共知识分子领域,他的思想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他管理的企业的影响力。在中国思想界、知识分子层面,任志强有他的一席之地。

 

冯仑、毛振华是“92派”企业家。他们带着主流精英的身份投身企业,他们有天然的自觉思考力,思考自身的实践、当下的处境乃至国家的经济,他们的思考乃至企业实践本身似乎都带有启蒙的意味。

 

冯仑下海之前是大学教师,教师生涯练出他一副好口才。他能做,更能自说,这使他过早背负起“思想家”的盛名。他的身上有一种看上去有意为之的“魏晋风度”。但他嬉笑怒骂之间,隐藏着对国家、民众的更大关怀。

 

毛振华是官员下海的典范,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信用评级公司,企业做得不错。但他更为人知、影响力更大的却是宏观经济学研究和中国经济学创新奖。这本是政府或者说NGO要做的事情,我们的企业家在做。这是中国企业家思想界一大风景。

 

我们相信,21世纪前后,能够流传下去的,只有企业家的不倦的思考和不倦的经营。

 

《谁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聚焦思想型企业家,包括柳传志、陈峰、冯仑、刘晓光、毛振华、任志强、孙大午七位企业家嘉宾。他们内在的精神与思想是这个时代最具有理性和建设性的核心力量。他们的思考和企业行为成就中国企业家思想界一大风景。

《谁是这个时代的思想家》宣传视频
读书会图集

推荐序

作为一个中文系出身并天生喜欢思考的人,我一向以思想者甚至“精神贵族”而自许。直到我17年前独自承担一份日益重要的责任,发现我们的团队不但追求光荣与梦想,而且在乎美好生活所需的各种物质支撑时,才知道行动的重要性、实践的重要性、成功的重要性,才知道“百无一用是书生”、“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等说法是有道理的,并为推动自己向实践者转型炮制出一个观点:行动会赋予思想者更多的思想。

清高的我告诉自己,我不是为柴米油盐,而是为了让头脑中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思想而行动,不得已把一些思考的时间让位于行动的。

我非常高兴地看到,行动确实赋予了自己更多的思想,以至于十几年来虽然行动得还不错,非做不可的每件事几乎都做到了业内领先,但大家更多地还是愿意把我当作思想者看待,当作一个健康理念的倡导者给予认可、欣赏乃至某种程度上的尊敬。

遗憾的是,我同时也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现实,就是在那些更大的行动者、实践者、成功者面前,我的思想变得越来越干瘪、越来越苍白了;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只要把自己九死一生穿越无数苦难的真实体验、真切感受、心路历程非常本色自信地表达出来,他们就已经是众人眼里出色的诗人、哲学家和思想家了。随便一想,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鲁冠球、王石、宁高宁、马云、王健林、李书福、郭广昌、陈东升、冯仑、任志强、俞敏洪、黄怒波等,他们虽然做的是企业,修的却是人生,哪个不代表着挖掘不尽的精神富矿和思想宝藏呢?这使我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英雄是白给的,就像歌词里所说“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当他们一次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时候,残酷的命运已经教给了他们太多太多。

总有一些人认为我对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估计过高、评价过高了,包括对他们的能力、他们的付出、他们的智慧,更不要说他们的价值与贡献、思想与境界了。说实话,多年来我以自己的清高与孤傲立身于这个特殊人群之间,对他们了解、理解越深,越发现我其实很少高估他们,反之常常会低估他们。因此我很多年前就暗自给自己的肩膀上增加过一份责任:努力让中国优秀的企业文化成为这个时代主流文化的重要支撑;努力让中国杰出企业家的思想成为这个时代的思想之光、智慧之光、企业家精神之光。

没想到这方面我最大的知音竟是德高望重的外交家吴建民大使。这位习惯站在全球看中国、站在未来看现在的智者忧心忡忡地看到,中国面临的信仰危机、诚信危机和公信力危机,重要根源之一在于主流文化的缺失。而要重新构建改革开放背景下的中华主流文化,从优秀企业家的实践案例入手,用历史传承和中西比较的坐标系深入研究和提炼中国企业家精神的特质,并加以传播和放大,不失为有效之举。问题在于,如此艰巨的高难度动作谁堪其任?感谢上帝,我相忘于江湖的一位好朋友、好兄弟苏小和功力深厚、积淀已久,与我一拍即合,成为担纲此任的不二人选。

人们经常慨叹今日中国缺大师、无大家,同时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时代必有群星璀璨的大家,这个大家不仅表现在行动上,更表现在思想上。那么,综观中国社会各领域、各阶层,谁能称得上代表这个时代的思想家呢?

这套丛书可能会让你得出这样一个判断:行动英雄成就思想大家。

 

刘东华

2013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