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昱:游学归来,我决定清零重新开始创业

 

作者|正和岛商学院[硅谷一期]学霸

中国杯帆船赛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晓昱 

 

 “ 在硅谷感受后,企业家最终能真正学到什么?能执行什么?从一种悲观的角度而言,硅谷无法复制。每个企业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既不可照搬硅谷商业模式,也不能光停留在模仿表面形式上,也不用对自己的传统行业妄自菲薄,一窝蜂转型成互联网企业。   ”

 

在硅谷感受后,企业家最终能真正学到什么?能执行什么?从一种悲观的角度而言,硅谷无法复制。每个企业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既不可照搬硅谷商业模式,也不能光停留在模仿表面形式上,也不用对自己的传统行业妄自菲薄,一窝蜂转型成互联网企业。

 

我以为更多地是学习一种精神、一种思维,掌握一种应对不同变化的学习工具和心态,在具体战略战术上,可以用投资新公司,保持对新趋势的竞争力,鼓励内部创业,培养新的独立业务平台逐步成长,局部创新等布局,更多运用数据分析,企业更加信息化,而在组织架构上可以更加扁平化,管理上更人性化。

 

一、中国与硅谷之间到底有多远?

 

对于旧金山和硅谷其实我并不陌生,且不说每天多如牛毛的关于硅谷神话的报道,我所生活的深圳也被称为“中国未来的硅谷”。而我多年前就组织公司高管去过硅谷,曾在斯坦福大学中徜徉,也曾在谷歌里惊叹,也曾在美国“垮掉一代”精神代表的文化地标CITY NIGHTS书店沉浸。

 

就在前年,还作为中国最顶级的大帆船赛事——中国杯帆船赛的创办者之一,获邀观战世界最顶级的美洲杯帆船赛第34届在旧金山海湾的最后角逐,亲眼目睹了美国队在落后8分的情况下实现惊天大逆转,最后连赢九场,以九比八反超,最终再次捧得已有160多年历史的美洲杯。美国队的出资人正是甲骨文的老板埃里森,获胜当天,这个七十多岁的老狂人兴奋地跳上自己价值上亿美金的帆船拥抱船员。反讽的是,这个船队上的绝大部分船员来自新西兰。这场角逐与其说是美国对新西兰的比拼,不如说是资本、高科技、大数据和意志、智慧的比拼,而这场胜利恰好完整地诠释了硅谷的成功与精神,那就是科技与资本的完美结合,自由土壤上生长出的创新之花,永不言败地绽放在梦想的路上。

 

尽管如此,此次跟随正和岛硅谷游学团出访前我仍然十分期待,因为自己参与创办的中国杯帆船赛走到第九个年头,引领和见证了中国大帆船运动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这种传统的小众体育赛事将如何寻找新的商业模式?而内部员工开始因经验值在公司懈怠而缺乏主动与创新的局面该如何打破?而我自己呢,那种曾经“害怕过可以预知生活”的激情是不是已经变为享受生活的坦然与自我禁锢?所以,我决定清空自己,带着好奇与初心踏上硅谷学习之路。

 

二、自由多元,包容失败与“背叛”,拒绝平庸

 

在硅谷的一周里,我们一共上了五堂课,授课者中有大名鼎鼎的诺奖热门人选张首晟教授,也有斯坦福商学院教授伯克曼,还有搜索专家、谷歌元老、《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博士,也包括硅谷执着于孵化器的创业家沈赐恩,跨界在学界与商界的徐玲博士。参访了十家企业,涵盖互联网、高科技、投资多个领域,老、中、新不同程度,有炙手可热的谷歌、脸谱、也有老牌的惠普,还有硅谷两大孵化器之一的PLUG&PLAY,以及新锐的RUNWAY,也包括正创业中的安全网络公司Trustlook,拥有最新技术的机器人公司Grabit等等。而晚间的三场私董会和一场IDG合伙人分享会也将学习深化到一个新高度。

 

一周的学习忙碌和充实,我笑称这简直是一个魔鬼训练营,白天游学,晚上开会,车上讨论,回到房间后还要自己写心得,翻资料,大脑成天处于通电状态,通常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这样的强度感觉比高考时还甚。而令人奇怪的是,每天仍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抖擞,很多企业家还坚持晨跑。而我究竟在硅谷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思考了什么?在每天的微信里我都有当天的分享,在这里我将他们再系统地梳理一下。对于一个地方、一个公司其实都可以从环境或叫文化氛围、人、事三个方面进行观察。

 

硅谷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最具价值生产的地方,缘于它由来已久的土壤、空气与人,简而言之,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斯坦福提供的学术氛围和人才,而硅谷人历来的创新进取的精神,再加上这里自由的基因,多元的文化,对人的尊重,对于创新的鼓励、抄袭的不耻、失败的宽容,甚至对背叛的包容,尤其这最后一点,特别让我震憾。很多公司老板竟然成为自己公司员工新公司的投资人,包容很多员工利用职务发明创业,在这里“叛徒”不是贬义而是褒义,这不仅是一种大度和胸怀,而是一种长远的眼光。想想前一段网易与陌陌之争,甚至董明珠与雷军的叫劲,你就会明白中国企业家要走的路有多长。可以说正是不断地容忍、试错和背叛,催化出世界上最新的商业模式与最顶尖的技术,再加风险资本的远见与杠杆,硅谷不代表未来也难。

 

硅谷人不是在谈创业创新就是谈投资,接着谈谈人。硅谷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可能你一不留神就在街角的咖啡馆里碰到了一个百亿甚至千亿资产的牛人,或是在咖啡馆,你看见一个默默无闻的屌丝正在游说投资人,而某一天他就成了影响世界的人,咖啡馆啊、车库什么的,在硅谷还真成了梦想家的摇篮,你懂的。在硅谷的几天里,接触到的人不是在谈创业就是在谈投资。旧金山这地方,过去是淘金的地方,现在还是淘金的地方,不同的是淘金客变成了科技淘金客。

 

讲几个遇到的人。我在RUNWAY这家新锐孵化器里遇到一个不知哪国来的帅锅,正在做一个关于基于会员积分系统软件的开发应用,这已经是他创业的第三个公司,当我还在想他一定是失败了又东山再起时,听到他卖掉的第一家公司当时已有3.1亿美金时,而第二家仅仅是因为没有做到他理想的市值十亿,我下巴都要掉下来。啊,他还要创业?而且为何还要在这家孵化器里坐在这些年轻人中从头再来,而不是自己租个办公室,自己投资自己?

 

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更享受在这个孵化平台中创新、交流的氛围,以及他们再找资本,其实是寻找市场、资本对自己产品的认可,以及更多资源的帮助。而这些天,像这样创业成功后不断再创业的人比比皆是。

 

我不禁想,这事在中国估计只能是少数人敢干的事,为什么?这也许跟许多中国人小富即安、求稳、害怕风险的传统有关,也跟我们过去穷怕了有关。刚过上幸福生活,哪那么容易舍弃。而中国许多成功的偶然性、不可复制性是不是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呢?很多人的成功不是缘于创造,而是逮住了机会,他们敢再来一次两次吗?不断创新需要的底气不仅是对于不断证明自己价值的追求,也源于对自身创造力的充分自信。

 

三、中国小姑娘搭建蹭饭分享平台

 

再讲一个两个中国小姑娘的故事。两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看到Uber、Airbnb的流行之后,便在思考,行与住的分享经济已经有了好的模式,可“吃”目前还是一个空缺,可以蹭住、蹭车,为什么不能蹭吃呢?于是一个基于陌生人之间的蹭饭平台诞生了,一个在伯克利的学生又辍学了。她们调研、实验、组团队、找投资人,甚至找到了我们这个团,她们充满激情地游说,执著地来酒店,最终成功地募到了目前需要的最后一个资金缺口20万美金。

 

我在想,不仅是这个新型的商业模式吸引了我的游学同伴,也因为他们的创业激情吧。对,就是激情这样的东西,在当今中国其实是一种奢侈品。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许多的年轻人已经被车和房这样的一些现实问题,以及日益狭小的竞争空间和机会剥夺、消磨了梦想,他们不敢也不想创业,只满足于寻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建立一个安稳的家庭,再靠一点家庭的帮助,过一个安稳的生活。奇迹和成功当然不会降临,因为它从来也永远不属于平庸者。

 

四、改变世界,以人为本,创造价值

   

让我们再回到硅谷那几个最牛的领导者。此番虽然无缘去苹果参观,但乔布斯“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的座右铭无疑也是硅谷这些创新家共有的价值观。无论是谷歌还是脸书,当你看到他们给员工充分的尊重、自由,看到他们对于创新的鼓励,比如谷歌鼓励员工拿出20%的时间进行创新,而公司一半的业务与现在无关,只与未来有关。而脸书无论是从招人、培训、选岗、研究项目,都给员工以帮助,给员工选择权,为员工成长创造极大价值,也让员工创造了极大价值。这些企业自下而上的驱动力让它们充满活力和竞争力。因为,这些企业的领军人拥有的是改变世界的情怀和放眼未来的眼光,为世界和员工创造价值的理念,才会创造出如此伟大的公司。

 

人类社会走过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如今来到信息革命,互联网绝不止是一种工具,也不仅止于一种思维,更是一种精神,那就是以人为本,自由、平等、分享、宽容、尊重,与现在纷纷扬扬的“颠覆说”相比,我更愿意看到这是一种人性的回归,是第二次的文艺复兴。

 

在参观完Facebook之后我曾经写下过这样一段话,“回望自己的企业和中国的很多企业,企业的领导者有多少真正做到了对员工除了金钱之外的价值创造和人文关怀?又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地将自己的权利关进笼子,而将选择权交给员工,让他们自主和创造?我们都知道市场化才是商业社会之活力所在,而我们可以在自己企业的内部市场化吗?我们每天说颠覆、创新商业模式,可我们能真正颠覆自己的垄断、权利、思维吗?我们常谈到分享,我们可以真正先义后利,真正分享自己的财富和智慧吗?我以为,这才是企业家的真正痛点。”

 

五、极客文化,将事情做到极致

 

最后谈谈事,这个我会花最少的笔墨。在中国讲究道法自然,如果真正解决了道的问题,境界的问题,以中国人的聪明与智慧,术不是问题。在硅谷流行的极客文化,就是将事情做到极致。

 

接着分享一下在印象笔记的经历。在这家全球只有400人的公司,正致力于让全世界工作的人能分享知识和提高效率。他们将对产品追求极致体现在对于细节的注重和对设计的卓越追求。他们对设计的理解不仅体现在产品的美观,也包括功能、环节、步骤的严苛。比如一个简单的电脑包,甚至考虑了在桌面的摆放、里面零配件的收纳、肩带的舒适等等细节。而他们所有线下产品的设计并不满足于只是扩大品牌影响力和增加收入,而是为了直接形成线上线下的连动,形成包围你生活场景的生态系统。比如纸质笔记本经扫瞄后向网上笔记本的转化,在PAD上书写的笔,对用户的耐心让他们把试用版做得非常好用,他们相信用户的喜欢、方便、有用才是最终的粘性。

 

在做事方面,这次通过跟当地创业者的聊天有两个最大的收获,当然是思路上的,一个是我的朋友世界最薄0.01毫米的显示屏发明者Bill点醒我的,他说,创新其实是因为有解决问题才产生,硅谷人整天在思考的不是前人做了什么,而是以前还有哪些问题没有解决。如果企业家和员工们都遵循着去解决各种大小问题,短近问题的出发点去思考去做,相信创新会是一个结果,而且将获得永续的动力。另一个是安全网络公司的创始人Allan提到的,我们要去做三年以后的事,两年内的都没前途。而创新最重要的是如何将一个创意找到一个团队变成一个产品,又如何引进投资变成一个生意?转化才是关键。

 

六、转化与行动才是关键

 

转化才是关键,在硅谷思考得再多,如果没有最终的转化和行动力,一切的思考也只能留于思考,而过往的问题依然横亘。而在行动的过程中,如果我们也只流于对表面形式的模仿,而不是本质的改变,行动的效果仍然会差强人意(比如做一些最简单地装修,改改颜色,加加午餐之类?)。

 

回到深圳的第一时间,我运用在硅谷学到的方法,尝试了公司新的开会方法,结合对硅谷的分享,开始公司由下而上的一场对于未来商业模式、产品设计、内部管理的头脑风暴,并打破内部建制,开始项目竞争机制,至少公司内部可以成为一个创业平台。我对同伴们说,我决定重新清零,开始创业,希望你们也开始属于自己的事业。

 

当年,我提出了中国杯帆船赛“追心中的海,逐世界的梦”的口号,现在我对这个愿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就是要通过帆船这项运动将世界的海洋和人联系起来,为世界上所有爱海的人、航海的人搭建一个交流、学习、分享、互动的连接平台。未来我不知道能走多远,但我知道,改变正在当下。硅谷之行虽然结束了,一切却才刚刚开始。

 

PS:这次硅谷行之所以收获颇丰,不仅要感谢主办方和承办者的设计和服务,也来源于同行企业家的互相学习、碰撞和激励,还因此多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而在这些对于学习抱有极大热情,以及快速行动力和具有责任感的企业家身上,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和榜样。最后这段好像有点主旋律、正能量,不过是真心的,嘻嘻。而以上对硅谷的观察也只来源于我肤浅的观察和有限的经历及篇幅,难免有偏颇之处,望读之人可以指正。

硅谷游学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