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分享:工业4.0头等重要的是“精益管理”

 

王平生 | 全程导师

看了宝马工厂的智能化生产线,感受比较深的是,德国背后的工业精神。从两次世界大战战败崛起,他们有一种不屈的民族精神,no.1精神,这点是我们特别需要尊重和学习的。而工业4.0是历史积淀和前瞻地实践,从企业到国家层面高度的统一,但真正实现这一切的不是机器人,而是背后的人,是有精神的人。

 

刘维超 | 螃蟹实验室Captain

今天早上去慕尼黑工业大学,从顶层架构掌握了对工业4.0的全面认识,胡贝尔博士有很多实战的经验;下午参观宝马丁戈芬工厂后,深刻感受到德国是靠真正地积淀,工厂里大量的库卡,西门子的机器人,依靠第三方供给所搭建的高品质生产线,都需要背后的系统软管理,这即不是自上而下,也不是自下而上,是全方面的流程管理,这是我们所欠缺的,总体说来是一把手的工程和对“管理”核心的全面把握。

 

很多国内企业已经可以支付起SAP公司的软件,但买回来却变成了负担,变成了内部负能量,没有软环境的建设,没有know how,难以支撑起企业进行数字化升级改造,仅仅买一个ERP系统,不是管理和信息化的高度结合。

 

做精益制造,投入的是大量的资源人力,甚至是企业的生命线,创业初期也许没有利润去铺垫精益的基础,我们可以从产品的溢价着手,比如品牌溢价,再结合中国国情,强有力的关系渠道,通过增值地虚拟实务上,也是一种办法。

 

我们团里有两位接力的二代,一个接近90后,一个是93年,对于他们来说,资源平台具备了,他们未来全面的竞争力,应该把资源和财力放在长期的溢价回报上,这也是一种价值投资。

 

高维嘉 | 北京可视化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一天下来冲击是,我们的现状还在20多年前,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技术支撑,要把工业4.0落地,策略很重要,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你要不要,而领导者观念的转变尤为重要。

 

参观宝马工厂,我看到两个关键点:

 

1.在宝马的焊接车间,配备了2000个机器人,2000个工人,同学们在问,那人在做什么?他们主要在管理软件,对应未来很多公司都将是软件公司,重视人给予软件灵魂,不断升级维护,加入高科技才能带来真正的效率。

 

2.工厂没有大量的仓储,很多员工在操控小车,让每一条装配线都有零件供应,这么一个简单的环节,都形成了制度化,这就是宝马精益管理的最好体现。希望各位同学后面的学习有深度,再结合高度精度,最后形成自己的灰度。

 

阿福 | 安徽国瑞安全印务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来德国多次旅游,就想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去深度参观,所以正和岛一有德国游学,我就赶紧报名,主动交费。

 

现在谈工业4.0,感觉是我们腿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现在就让上五星级宾馆,那不适应是必然的。我们每个企业不一样,学习的点也不一样,但也有马上就能用的,例如焊接机器人。

 

在宝马工厂,我们只能在牌子下面合影,可以看到它没有任何企业宣传,中国企业大门口有标语,各种口号,但宝马没有,背后体现出软文化是深入人心的。我观察到有个细节,一位女员工认真看完工作单,然后一个个安装,看起来很随意,但就有一种感觉不会犯错的专业。

 

苏伟 | 山东福奥圣通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中国做工业差距非常大,我们要面对现实,尤其干工业要耐得住寂寞,大家都想着干o2o,b2b,那实业怎么办?还是要回归本源,中国大环境下搞制造业的需要一种精神。一流的工厂靠一流的员工,我们很多员工还是农民,基础的产业工人70%都是初中文化,这需要长时间的教育文化去改善。

 

吕东玉 | 沈阳东泰信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大致体会了工业4.0的内涵,回去怎么干呢?在我们脑袋里有个轮廓,人家是什么样子,我们做到了什么程度。任何事情都是循序渐进的,德国工业4.0也经历了很多误区,对应国内,如果没有战略决策,没有精益管理,没有领导者,高层,员工观念上的转变,很难去推行。

 

只有缺什么打什么的基础,走艰难之路,结合中国没有高度市场化的环境,要考虑产品市场的实用性,竞争对手不等量不等值的打压,也许还没走到精益制造的那一天,你就死了。

 

在价格主导因素的市场,你可能就被挤兑没了,有这样的意愿,要明确工业精神,内心坚定,坚持不懈,走到终点。因为技术层面的问题是能够解决的,我们要成长发展的第一要务发展是解决自身的问题,你能不能坚持做一辈子,能不能抱定精益制造精神走到底,也许这种时候真要有点民族气节,民族精神,甚至这时候将成了一定信仰。

 

普华斌 | 杭州九景科技有限公司CEO

看完宝马,我想怎么学习运作国际品牌呢?什么时候可以让上亿人买我的眼镜?我做的是前端的事情,希望别人看到你的东西,认可是有品质的好东西。现在我们做生意回归到美还有快乐,怎么能让消费品带给人幸福感,这除了品牌包装还要有设计力的提升。

 

苹果靠手机产品,让富士康代工,赚的钱却比富士康多多了。工业4.0我不懂,我们80后这一代没有感受资源匮乏过,所以要想想怎么去实现有品质的生活体验。

湖波集团 | 刘哲源

这几天深深受到了冲击,无论是第一天慕尼黑工业大学胡贝儿教授说关于工业4.0的比喻,“人是最重要的因素。因为一个傻子有了工具,还是傻子,但有了工具后的傻子破坏力更强。”

 

从德国企业和文化中感受到了踏踏实实的态度,还有德国游学1期里的各位同伴身上,学习到我们更需要的是一种拓荒者的精神。像我们这样的85后,只是在财富层面的继承还不够,更重要的是传承精神。

 

在德国,我还看到了“机械美学”,参观宝马丁戈芬工厂时,从一分钟如何造车的视频,到 4个一组的机械臂在劳作,我看了很久,工业生产独特的律动,在吸引我。而看完奔驰博物馆,就真很想买一辆回去,德国人专注机械之美,也体现出了德国人内心的喜悦。

 

山东成泰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 | 文斌

这趟来德国是想看看工业4.0到底长什么样?参观宝马丁戈芬工厂后就很困惑,我们做石油化工是高度自动化的行业,那从2.0,3.0到4.0,中国版本要怎么去升级呢? 看完只做清洁的Kärcher之后,明白了,其实专注也是一种竞争力,反而有自信了。我们不一定非要去追求时髦的东西,移动互联网,o2o等概念也许都只是一层画皮。先把自己的事,专注做好,就已经足够了。

 

我本来以为这个团,算年轻的,面对团里的三个85,90的年轻人,压力反而来了,现在的年轻人非常优秀;四年前选择做石油化工的时候,整体团队最老的40岁,大家希望耐住寂寞做好中国民族化工,但这次游学之后,发现40岁都已经很“老了”,所以我的第二个收获就是有了一个新的困惑:咱这群60,70的人该怎么办呢?是把未来交给年轻人,还是再折腾一下呢?

 

双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 陈文彪

我做鞋子25年了,这几天我看到德国企业对人的关怀,他们都重复了一个观点:只有人的状态好了,才会有好的生产,才会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

 

在Kärcher看到的是专注力,目前在中国的企业很难去和它竞争,反思一点,洗尘清洁这样的事,会涵盖很多创新技术吗?但他们做到专业世界第一,反推只有把自己的产品做好了,在市场才会有希望和机会。

 

山西佰得拓普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 | 苏会永

这几天参访学习后,发现变革中也是万变不离其中,工业4.0里最重要的还是人,还有这背后的德国精神,先把自己的事做好了,专注敬业,要耐得住寂寞。

德国游学图集